舊金山的陌生人

舊金山的陌生人

第二次有交集的陌生人,則是在等公車的長椅上,長椅上有看起來十幾歲的黑人小弟、我、白人爺爺及一個黑人爺爺,四個人剛好坐滿這長椅,記得那時候剛好美國正要選總統,兩個爺爺聊起美國總統,我與黑人小弟則是聽著聽著,白人爺爺講話很幽默,我聽著聽著嘴角微笑,黑人小弟則是大笑了出來,於是我們四個陌生人就聊了起來,那瞬間我覺得人生好快樂、且別無所求,雖然聽起來很浮誇,但是地球75億人口,能夠相遇而有交集的陌生人能有多少,修正,能夠相遇而願意有交集的陌生人能有多少,相較於冷漠的城市,而這只是短短幾分鐘等公車的時間,可以讓四個陌生人來自不同世界相談甚歡,公車來了,結束了這短暫而快樂的相遇,雖然上了同一班公車,但是各自到座位,就像是時針與分針在那個時間點剛好相遇又錯開,又是好想說再見、下次見,可惜只是掰掰,很高興認識你,祝我旅途順利。

黑人爺爺及白人爺爺的背影

第三次有交集的陌生人,可以說是Uber taxi的司機們,在舊金山搭了幾次Uber,99%遇到的司機都是華裔、菲律賓裔等的亞洲臉孔,每次跟司機們聊著聊著,就藏不住對舊金山的愛意,隨口說出,我也好想留下來哦,司機們都告訴我,以前他們都是非法移民,還開完笑得告訴我,像你們女孩子隨便找個美國白人嫁了就可以移民了,多麼容易呀,不像男孩子,來了要躲躲藏藏,只能躲在工廠做黑工,找不到美國女孩子洗白身份,以前很辛苦,當初就決定出來了,也回不了家了,回去了又一輩子來不了美國,過了十幾年後才終於遇見了美國老婆,身份終於自由。

我對於非法移民不敢多想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每個人身後的故事我不敢輕易評斷,一個人的身份究竟是合法還是不合法,是相當微妙的事情,這心情也不是凡人能體會,畢竟我們出生在這麼幸福的年代與國家,再多的要求,都是奢求、貪心。

快抵達目的地,司機又開玩笑地說,記得,找個美國男人,跟他交往前不要告訴他我是為了移民,哈哈,慌慌張張的趕快下車,懷疑我剛剛到底是聽了什麼故事,究竟是聊了些什麼,人生真的是好奇妙的旅程啊。

本來對舊金山的印象,只有那座紅色的金門大橋,來了之後,只剩下那些與我差身而過的陌生臉孔及街上一幕幕時間暫停的畫面,還有好多流浪漢及陌生人的人生故事。

不知道流浪漢們的故事,常常想像他們的故事,但是人生沒這麼簡單吧。

總之,我把它們帶回來了。

To see more

舊金山San Francisco / 漫遊一個月
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